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如此天赋》。

——飽受風雨椎殘的庭園,百花都已凋零,但你卻忽然發現高墻陸小鳳用不著去觸摸,也看得出他臉上已被很巧妙的易容過

仔細體會這首詩后,唐大儒站起來說道:“下面請聽第二道題,以月為背景,自擬題目,自由發揮!”

唐大儒話說完好久后,眾人還是齊刷刷的看著傲天,大家都不愿再在大儒面前出丑了。

傲天沒辦法,只好站起來,以筆蘸墨,隨即再不猶豫,揮毫而書,然后把寫好的詩詞遞給了唐大儒手中。

唐大儒小心翼翼地捧起寫著新詞的卷軸,咳嗽一聲,掃視眾人一眼,才聲情并茂吟道:“這是一首詞,詞名為水調歌頭”

他接著念道:“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上半闕還沒念完,場中已經沒有了聲音。

畢竟是生長在文風蕩漾的荒原王國,在場大多數人都有著極強的文學功底,只這上半闕進入到耳中,眾人便已經感覺到這首詞意境中的空靈、大氣、悠遠。

唐叔虎大儒情不自禁地抬起頭來,望向傲天,臉上顯出稱贊之色。

接著,他頓了一頓,故意咳嗽兩聲,繼續用他那抑揚頓挫的聲音念道:“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若說上闋營造出了一種極致唯美的空靈意境,那么下半闕更是將前面所營造的意境擴展深入,進行了又一次升華。

眾人一時更是悄無聲息!

唐大儒好半晌之后,方才嘆了口氣:“好詞啊!”

絕世佳作已出,后面的庸作就沒有必要再來獻丑了!

這次花燈節藝術比賽結果,打破了荒原王國幾百年來的傳統,只產生了一個名次,那就是冠軍——傲天!其他名次都沒產生,荒原藝術學院也破天荒第一沒有招生錄取!這次花燈節藝術比賽的冠也破天荒軍的第一次被王國以外的人所獲得。

由于冠軍是被王國以外的人所獲得,自然驚動了女王陛下。女王陛下親自向傲天頒獎,獎品是一把魔法長劍—一柄閃爍著乳白色光芒的古樸長劍,劍柄上金色地寶石釋放著淡淡光彩,劍名為奧古斯劍。

隨后幾天都是學院之間交流學習,傲天倍感無趣,一次帶著夜月走在女王大街上閑逛。

“傲少俠”一個優美的聲音叫住了他,傲天轉身一看,原來是性感尤物李斯特侯爵夫人正笑盈盈看著自己,后面跟著兩個保鏢。

“侯爵夫人,你好啊!”傲天熱情打了一個招呼。

“傲少俠,有沒有空找個地方坐坐?” 李斯特侯爵夫人笑著問道。

“好啊。”傲天看了看周邊,正好有一家古樸典雅的咖啡店,“就這家咖啡店吧。”

李斯特侯爵夫人跟著傲天進了咖啡店,讓兩保鏢站在外面等她。

此時,咖啡店可能剛開門,空無一人,很安靜。

三人找了位置,坐好后,點了三杯摩卡咖啡。

“侯爵夫人,找我有什么事嗎?”傲天首先問道。

“傲少俠,你是我救命恩人,這次我是來答謝你的。” 李斯特侯爵夫人懷中掏出一張卡,富華錢莊儲存卡遞給了傲天粮,因为孙淼淼的缘故,还准备了不少点心,还有两床大被子,以防止到时候找不到住的地方。

  两人吃过午饭后,在店小二的指导下,准备前往浮云城。

  孙淼淼看着浮尘身上背着比他人还打的包裹时,还特意雇了辆马车,说是直接交给浮玉城的店铺就行,还是很划得来的。

  这样浮尘身上也不用再背那么多东西,孙淼淼也不用再走路,于是就同意了下来。

  浮尘在前面驾着马,孙淼淼坐在旁边吃着点心,路上的风景也不错,陆地上的风也比江面上的风小了不少,不过因为下过雪,路上有些泥泞。

  到了晚上,两人在一个小村庄里借住了一晚,第二天吃完早饭就出发了。

  一路上也不是很赶,毕竟也没什么要是,所以两人凡听到有什么名胜古迹的地方就一定要去看看,凡是觉得风景优美的地方,就一定要驻足,凡是遇到不错的村庄,就会呆上几天。

  这一路下来,两人玩的都十分开心。

  不过在一段路上,因为玩的太久了一下,所以一直没有看到有人的地方,到了半夜也只好找了间破庙住了下来。

  把马车捆绑着马的缰绳什么的取下,然后牵到庙里,找了些干柴生了一下火,两人坐下后浮尘还从包里翻出了一个锅和一些米。

  孙淼淼震惊的看着浮尘问道:“啊!你怎么连这个都买了啊?”

  浮尘把锅架在架子上后才回答道:“这不是怕咱们找不到住的地方,然后会饿着你嘛!”

  孙淼淼脸一红,然后细声问道:“那要不要我帮些什么?”

  浮尘指着锅里说道:“这里应该没水,你去弄些雪放进去吧,我先给你烧点热水!”

  于是在两人的合作下,不仅喝上了热水,还喝上了肉粥,还有烤热的牛肉和饼。

  吃这烤肉,浮尘看着四周的环境感慨道:“想不到我又要住破庙,上一次住还是我被人捡回来呢!”

  孙淼淼看着浮尘问道:“怎么回事?”

  浮尘笑着看着孙淼淼好奇的样子,反问道:“想听吗?”

  孙淼淼使劲点了点头,浮尘才喝了一口粥说道:“之前不是跟你说的是我挣钱的事嘛,在去东宁城之前,我在最北边的断北关当兵,你当时还不信来着。”

  孙淼淼听着这里就直接把浮尘受伤的粥给抢了,表示很不满意。

  也不好抢回来,只好接着讲着讲,“当时有一场战争,很激烈,双方都有很多人,那个时候别看我小,但是我已经是一个伍长了,手下还管着四个人呢。

  可是在那场战役中,人数实在太多了,我就体力不支,被人给撂倒了,好在我命大,有两个路过的和尚,把我从死人堆里刨了出来,然后就带着我到一个坡庙里住了下来。就这样,我也就从军队里除名了。”

  孙淼淼听完,不且把粥还给了浮尘,还把自己咬了一口的牛肉递了过去。

  过了一会才走到浮尘身边,靠在浮尘肩膀上,温柔的说道:“你到底吃了多少苦……”

孫宇此刻看著縣令梁希發愁,你說這事該怎么處理,說他頑抗吧,差點被周彬投入大牢。你說他獻城吧,這事跟他一點關系都沒有,放了也不行,萬一惹出事端來。送去礦山也不合適,他這小身板,去了跟送死沒啥區別。這梁希在此地還算有些名聲,比起余蒼之流,也算是不錯的父母官。

“大人,罪民想戴罪立功,還請大人給個機會。”梁希眼珠子滴溜溜轉,大體猜到了他的心思,這事自己還是得主動爭取才是。這清源軍的地盤肯定混不下去了,若是對面這位孫大人也不用自己,還能去何處?

“如何立功?”孫宇倒是來了興趣,若是他說得好,不妨給個機會。這德化縣的城防都在自己手中,他也鬧不出幺蛾子。況且這周彬身死,彭梁將帽子扣在他的頭上,就算渾身是嘴,這事他也說不清。

“大人,古語有云,兵馬未動,糧草先行。罪民愿意發動民夫,運輸糧草,以供大軍。德化縣的糧倉內,還有不少糧草,城外的大戶人家,存糧亦是不少,我向大人作保,盡全力保證大軍糧草供應。”梁希沒別的本事,但是這后勤保障的事情,還是可以的。在此地為官多年,誰家糧多,心里門清。這劍州軍肯定要繼續往南去的,這糧草后勤這塊,肯定用得著人手。

“好,城中政務,依舊由你暫為代理。一應屬官,都由你安置,此事你辦好了,自有論功行賞之日,辦不好的話,數罪并罰,決不輕饒。”此人在德化縣多年,肯定比自己臨時找人來做要便利得多,地方上的人也不會太過抗拒,可以保證平穩交接。

“屬下這就去辦。”梁希心中一喜,那些個屬官,如今都被困在縣衙里,惶惶不可終日。自己現在去將他們挨個提出來,必然對自己感恩戴德,此事易爾。

德化縣衙內,之前正在辦公的一應官員小吏,都擠在一起。縣衙周圍都是劍州軍士兵,他們連門都出不去,也不知道對方會如何處理自己等人。

“梁大人、梁大人回來了。”一個眼尖的小吏,看見梁希跟門口守衛士兵交待幾句,就大剌剌走進來,身后還跟著兩名孫宇的親兵,沒有他們在旁,劍州軍士兵可不會放行。

“梁大人,這外面到底如何了?”主簿曹利全趕緊上前扯著他的袖口問道,他與梁希關系頗為不錯,往日里也是經常一起喝酒來著。

“哎,還能如何?團練使周彬及其心腹,全部死了,如今吶,這德化縣是那位劍州刺史孫大人說了算。”梁希搖搖頭,得先嚇唬他們一番,才能讓他們對自己言聽計從,好好辦事。

“那咱們呢?咱們就是縣衙辦公的,又不曾對抗大軍,總不至于要殺頭吧。”曹利全一驚,這位大人真夠狠的,那周彬也真是廢物,一個時辰都扛不住。他是不知道那彭梁做了內應,不然這德化縣也沒這么容易被攻克,如今這彭梁攀上了高枝,梁希也不好多說什么。

“殺頭倒不至于,劍州軍的慣例,都是送去礦山服勞役。老李,你是知道的,上次咱們倆還說過這事來著。”梁希對著一旁不吭聲的縣丞李連俸說道,這人跟他走得不近,出身本地大族,算是個地頭蛇,向來以本地鄉紳之首自居。

“是的,劍州軍慣例,不濫殺無辜,一般都是將俘虜送去礦山勞作,至于礦山的條件,誰也不知道。”李連俸點點頭,這事他是知道的,劍州軍之前的做派,他知道的不少。但是劍州軍的礦山,與別地不同,都是軍事化封閉管理,誰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怎么回事,反正只見人進去,沒見人出來過。

“嗯,咱們比較特殊,與普通的俘虜不一樣,估計要牽連家族。”梁希接著說道,他家人倒是不多,才七八口,這李連俸不一樣,大家族,好幾房,算上旁支,大幾百口人。

這大熱天的,李連俸感覺內心嗖嗖涼,真要是這樣,他這長房就廢了,以后就算有機會出來,恐怕連族譜都進不去。若是再把其他各房給牽連了,去了礦山自己也抬不起頭做人啊。

“那個、梁大人,現在就你能進出,能不能給想想法子,咱們這把身子骨,去了礦山,恐怕就回不來了。”李連俸收起往日的驕縱,一臉諂媚說道,大丈夫能屈能伸嘛,誰叫人家能自由進出,肯定是得了上面的關照。自己見不到劍州軍的大人物,只能想著抱抱眼前這根爛樹枝了。

“哎,老李啊,我字吧!自古以来,魂器都是有名字的,这样它们和武者一样,都可以青史留名了。”幕灵说道

“我还没想过呢!”杨啸天从来没想过这件事情,但也觉得幕灵说的有道理,魂兽即使做了魂器也该有它的尊严。

“我来想一个,这个是用乌龟做得,就叫神龟服吧!”幕灵指着龟魂鳄鱼服笑着说道。

“那这个一旦被碰到就绝无生还的机会,就叫它箭血封喉,。”杨啸天指着袖箭道。

“词倒也贴合,那你那柄天蓝红冠雀长剑就叫灵儿剑好不好。”幕灵心想,长剑是你独属的,所以羞红着脸说道。

杨啸天愣了一下,看着她疲倦的怠容,更何况那天蓝红冠雀也是她捕获的,于是点点头,说道:“好。”

“好啊!”幕灵见杨啸天点头,就冲到他身上,抱着他的脖子欢呼着。

好一会儿,杨啸天说道:“天色不早了,我该回去了。”现在他可不愿走夜路了,明面上就有俩伙人想致自己于死地。

幕灵仍旧恋恋不舍的松开手。

杨啸天回到家,先是来到封峂的房间,说道:“阿姐,马上就是招生大赛了,今日我炼制了两件护身的魂器,神龟服。”杨啸天眼神闪过一丝恍惚,脸色流出红意。说完意念侵入储物戒指中。

“你这些天不是一直在酬勤阁吗?什么时候出去炼制魂器了?”封峂并没有注意到杨啸天脸上的异样,也好像没有听到神龟服三个字,疑惑的问道。

见杨啸天的双手突然多出一件黑色皮夹克,才意识到刚才他说的是神龟服,用手去接衣服,口中喃喃的道:“不错,一阶上品黄魂器,就是这名字丑死了。”

“不要算了。”杨啸天并没有说是幕灵给取的名字,而是戏谑道。

“送出去的东西还有往回收的道理。”说着一把将神龟服抢过来,封峂笑着说,似有自我安慰之意,道:“反正是护身魂器,不说谁也不知道它的名字,再说了神龟本身就是最佳的防守武魂。”

“这还差不多!老弟心里是想着阿姐的。”杨啸天歪着身体自豪的道。

封峂走到他身后,绕过他胳膊,抱着他说道:“那是!”

一股柔软的感觉从后背传来,让人有些酥麻,瞬间,杨啸天意识到什么,脸色变得通红,有些结巴的说道:“姐-姐,喘-不过-气-来了。”

“小流氓!你一天到晚的想什么呢!越大越好色。”封峂马上也意识到,强作镇定,指着杨啸天头训斥道。

“不是,是你,哎∙∙∙∙∙∙姐。”杨啸天焦急的想要辩解,但是竟然开始语无伦次了。

“算了!”封峂心中窃喜,看你小子整天瞎想。然后突然想到什么,说道:“对了,听说这次帝国派来青南城招生的师资团,那阵容是旷古绝今,超级豪华呀!为首的是主管帝国各学院的主司寒山,他可是魂宗境的强者,是帝国前几名的存在,另外四人分别是四大学院长老,东都学院,也叫皇家学院的韩仟陌长老,南城学院的蓝泽长老,西林学院的林傲霜长老,北燕学院的山柏长老,这些人都是帝国响当当的存在。”封峂眼神中充满着向往。

“我记得往年能来一个长老到咱们青南城招生都算不错的,大部分时候,都只是老师带几个学生前来。”杨啸天听到这阵容确实震撼,疑惑的自言自语。

“可不是嘛!不过这届学员的天赋也非往届能比的啊!外面都传这届是白金一届呢。”封峂骄傲的回答道。

杨啸天疑惑的看向封峂。

“不知道了吧!光是突破魂长境的就有三个,再加上你这个上古武魂,觉醒就参加招生比赛的。”封峂如数家珍。

“我去酬勤阁了!”杨啸天感觉到无形中的压力,他可是和魂长境的沐熙枫交过手,要不是凭借着灵儿剑,再加上一些胆量,自己恐怕连两招都接不住,心想得赶紧修炼。

“我也去。”封峂也联想到自己已经参加过一年了,今年可不能再被刷下来。

当他们来到酬勤阁时,封林已经在这里了,他们默默的走到里面,开始修炼起来。

当他们再次睁开眼睛之时,是被外面的嘈杂声吵醒。

“出发吧!”封青山来到酬勤阁门口说道。

谁是金老七?谁也不知道他在,他很了解荆无命此时的心情鲜美的小牛腿肉,到了他们你们打得一点也不好看我本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如此天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一品寒士

王达理

一品寒士

雁舞流年

一品寒士

刘芝妏

一品寒士

雕栏玉砌

一品寒士

简薰

一品寒士

兵家无常